水源地环境污染屡现反复 全流域治理刻不容缓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8日

       北京报道, 沉苏南率先制作了全国城市“水质图”。 作为公共环境研究中心水污染高级研究员, 沉苏南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 随着《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深入开展, 全国地表水自动监测 站全面联网, 集中饮水水源地 水质信息发布从地级市扩大到县级, 全国地表水、地下水、水源地信息发布越来越多, 为制定城市水质综合指标, 绘制全国城市水质图提供了可能。 根据《2018年全国城市水质图》, 除了加大信息公开力度, 全国城市水质也在稳步改善。 以水源地为例, 根据历年环境状况公报, 全国水源地水质状况基本保持稳定, 达标率仍在逐年稳步上升。 但沉苏南也发现, 各地的水源保护攻坚战大多局限在水源保护区, 缺乏对整个流域的统筹考虑, 使得部分水源地水质 地区达标后反弹, 从而影响水质的改善。 影响。 “老账还没缴费, 又增加了新账。” 思南县河西自来水厂, 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境内, 是该县两大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之一。 沉苏南注意到, 2016年至2017年, 该水源地总磷多次超标。 2017年思南县环境监测站对河西水厂水源点水质进行了连续监测。 结果表明, 河西水厂水源点监测总磷的平均浓度为0.23 mg/L, 最高浓度为0.43 mg/L。 按《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Ⅲ类评价(标准限值总磷为0.2mg/L), 平均总磷超标0.15倍, 最高超标1.15倍 . 超标原因之一是思南县地处乌江流域中下游, 县城集中饮用水源发源于乌江, 但上游开阳、翁 安是重要的磷矿区和磷化工区。 由于磷矿和磷化工管理不力, 流域总磷污染问题突出。 原贵州省环保厅发布的《2017年十大环保污染源治理名单》也显示, 由于贵阳市小寨坝地区开林集团34号泉水处理设施运行不稳 , 高浓度含磷废水进入乌江, 造成乌江中下游水体总磷浓度长期超标, 导致总磷超标 铜仁市思南县和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饮用水源地。 2017年4月26日至5月26日, 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在贵州省开展环保督查, 督察还通报了乌江流域总磷超标问题。 随后, 贵州省和铜仁市公布的整改方案规定, 要做好饮用水水源地整治工作。 沉苏南说, 经过整治, 思南县水源地在2018年1月至2018年10月一度达标, 但好景不长。 2018年11月以来, 思南县河西自来水厂再次超标。 “蓝图”APP收集贵州省环保厅发布的全省各地水源水质信息。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蓝图”APP水源信息发现, 思南县河西水厂水质从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一直显示“不达标” , 因为总磷超标0.15倍。 沉苏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源头水质回升与上游污染有关。 今年5月, 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向贵州省汇报了“回头看”和专项督查情况, 称贵州省有关部门对决策的认识不够深入。 和部署, 推广效果不佳。 磷石膏库存持续上升, 造成的环境污染和隐患十分突出。 如思南县上游黔南州瓮安县宏源磷矿, 2010年采矿许可证到期后, 相关部门于2016年将采矿许可证延长至2019年6月, 以 治理地质灾害, 开采磷矿的现实, 使生态修复“老账未缴, 新账加”。 “只有流域管理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 思南县在水源地保护攻坚战中做了大量工作。 2018年5月18日印发的《思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全县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显示, 河西水务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采取的整治措施 思南县厂区主要有两个:一是整治水源区一级保护区吴忠社区33户137人的面源污染, 整治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 居民被收集和处理; 调整经过一、二级保护区的路段, 建设不再经过河西水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道路。 这些工作都在2018年完成。今年4月, 思南县对全县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整治情况进行了“回顾”。 4月9日, 副县长杨辉亲自带领县政府办公室、县水务局、市生态环境局思南分局相关人员到现场视察。 但在沉苏南看来, 思南县水源地保护是一个典型的流域问题。 水源地保护区虽已到位, 但上游污染并未根本改变, 水源地不可替代。 水质反弹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水源地保护有两个方面, 一是水源地保护区本身的问题, 二是上游的问题。
       对于思南县来说, 水源地的水质一直超标。 由于总磷超标, 所以关键因素是上游磷污染控制只能通过流域范围内的控制来解决,

”她说。 2018年2月, 在贵州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

国民革命党党员、贵州省政协委员方宁也表示, 总磷超标问题 乌江流域污染十分严重,

迫切需要加强乌江流域总磷污染的控制。 根据《贵州省重点流域水质月报》和《贵州省主要河流跨市(州)界断面水质月报》, 出现总磷超标问题 乌江上游大乌江段及过江段, 水质为Ⅳ类水。 . 清水乌江支流瓮安河河、西峰河、阳水河等主要支流也存在总磷超标问题,

水质劣于Ⅴ类水体。 主要原因是乌江流域上游磷化工企业的污水排放和磷石膏渣场的泄漏污染。
        “要加强乌江流域磷污染总量控制, 保障沿江群众饮水安全。”方宁说。 他建议, 要严格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两责”, 将磷污染治理纳入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绩效考核, 加大考核力度。 问责, 确保省政府批准的“乌江”落户落实。 《环境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和《乌江流域水体通达方案(2017-2020年)》全面完成。 此外, 要加大现有磷化工企业的产业升级改造力度, 组织科研人员开展磷化工企业污染控制, 特别是磷石膏综合利用和渣场渗漏治理等方面的研究, 以期实现对磷化工企业污染治理的研究。 以改善磷化工行业的污染。 治理层面。 在磷化工污染治理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 对新建磷化工企业更要严格管控。 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 下一步, 环境部将继续做好水源地环境整治工作, 对全省整治情况“回头看”。 2018年确保中央决策部署有效。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4-2022 东方证券有限公司 dongfangzhengquanyouxiangongsi (www.thewakeside.com),All Rights Reserved